比特币难以摆脱的原罪

  • A+
所属分类:实时资讯

 

比特币难以摆脱的原罪

虚拟币 " 挖矿 " 产业是低碳能源的一个理想的试验田。好比美国人艾历克斯 · 皮卡德就想用绿色能源 " 挖矿 "。不外在他从公司脱离后,那家公司最终走上了一条不太环保的蹊径,仍然大量使用化石能源,其碳排放量跟一些竖着大烟囱的工厂并没有什么本质区别。

比特币的支持者以为,这种虚拟钱币会让天下变得更美妙。不外随着比特币近期的币值飙升,加上埃隆 · 马斯克等可再生能源支持者的鼎力吹嘘,比特币挖矿发生的碳足迹反而翻了两番,效果完全适得其反。

皮卡德是机械工程专业的一名结业生。2017 年头,27 岁的皮卡德用通过炒虚拟币赚来的 30 万美元购置了一批 ASIC 挖矿机,然后从南加州海岸搬到了华盛顿州的韦纳奇,专门从事比特币的挖矿营业。

这个偏远的墟落小镇以盛产而著名,当地的另一特产,就是美国最廉价的能源——哥伦比亚河上的几座水电站。

皮卡德说:" 有个同伙想让我跟他一起,在洛杉矶用自然气能源搞比特币挖矿。但我不想用化石能源挖矿。" 韦纳奇的超低电价是很有吸引力的,但他之以是把公司设在这里,最主要的缘故原由,照样想行使可再生能源挖矿。

一年后,当地电网公司以皮卡德的挖矿营业负载过大为由,叫停了他的营业。往后以后,他对比特币逐渐失去了兴趣。他以为,比特币网络的低速和高额的生意成本,使得这种虚拟钱币永远不会成为一样平常流动的主流钱币。而且严酷来说,比特币现在只是一种人们用来疯狂投契的工具。

凭证皮卡德的考察,全球比特币挖矿业存在几个突出问题。首先是挖矿机随时随地都在高速运转,从而给电网负荷带来了伟大压力。其次,它很少,甚至基本没有用到绿色能源。比特币主要依赖化石燃料,因此其碳排放相当惊人。据一家着名智库估量,比特币的能源相耗险些与阿根廷天下相当。

皮卡德称:" 一直以来,比特币都在与‘有害环境’的说法斗争。" 现在,皮卡德主要为着名公司 Research Affiliates 做市场研究。

现在,皮卡德仍然关注着比特币挖矿行业。他指出,那些关注环境、社会和治理问题的基金,可能会有意避开持有比特币的企业,这可能会影响比特币价值的飙升趋势。

而近期,马斯克就由于为特斯拉斥资 15 亿美元狂买比特币,而再次登上舆论的风口浪尖。

NAX 是一家将艺术品、保险和航空里程等打包成可生意的数字资产的企业。该公司的首席执行官杰夫 · 舒马赫以为,人人对比特币的抵制情绪已经最先形成了。

他说:" 机构资源正在流入比特币,这些机构都是有责任的。比特币可能会酿成像香烟和石油一样的器械。一些理财机构和机构投资者会优先思量环境、社会和治理问题,任何认真任、体贴环境、社会和治理问题的投资者都难以接受比特币。我们已经看到,一些理财机构出于环保思量避开了比特币。"

舒马赫以为,随着投资者越来越信托比特币对环境的负面影响,比特币的价钱也将大幅低于当前水平。

比特币在马斯克和其他可再生能源的支持者心目中,似乎是一个环保的象征符号,然而事实上,比特币却是一个重大的温室气体排放源。

追踪比特币能耗情形的网站 Digiconomist 的首创人艾历克斯 · 德弗里斯称:"比特币挖矿与可再生能源是最不匹配的一对。比特币挖矿主要集中在那些使用最不环保的能源——煤炭的区域。"

简而言之,比特币挖矿是一个最反环境、社会和治理问题的产业。

德弗里斯指出,全球有 70% 左右的比特币挖矿营业发生在中国,而中国的能源大部门依赖煤炭。

他说:" 中国的比特币挖矿主要集中在北方区域,好比内蒙、新疆等省份。在新疆,比特币‘矿工’们确实会把装备搬到能够提供水电的区域,但他们主要照样依赖煤电。"

仅在新疆一省,比特币挖矿消耗的能源,就跨越了新疆所有水电和太阳能发电总量的两倍。

德弗里斯示意," 矿工 " 们都希望在电力成本最低的地方挖矿,而这些地方也是温室气体排放的 " 重灾区 "。

伊朗现在的比特币产量约占全球的 8%,甚至略高于美国,这主要是由于对伊朗石油出口的制裁,迫使伊朗在海内消费了很大一部门石油产能。

他说:" 伊朗无法出口原油,因此它对能源政策举行调整,为比特币‘矿工’提供了廉价能源,每千瓦时的电力成本还不到 1 美分,而多数国家和区域的‘矿工’至少要支付 5 美分的电价,而且即即是 5 美分的价钱也算对照低的。"

德弗里斯还示意,无论比特币在那里大量生产,都市给电网带来繁重压力。

" 只有当比特币‘矿工’们脱离这个行业,或者当他们的电脑溃逃的时刻,比特币的‘矿场’才会关闭。他们一天 24 小时都在以最高功率事情,若是挖到了更多的矿,他们还会增添基础负载。这就迫使电网必须限制分外容量,以知足岑岭时期的用电需求。"

德弗里斯以为,比特币挖矿产业每年消耗的电力高达 77 亿千瓦时。剑桥大学的有关指数估算出的耗电量更高,到达 130 亿千瓦时,与瑞典和乌克兰的天下能耗相当,约即是马来西亚的 90%。

据德弗里斯估量,每一笔比特币生意所消耗的电能,约莫相当于 Visa 公司处置 73.5 万笔信用卡和借记卡生意的耗能。凭证一项研究,开采价值 1 美元的比特币所需的电力,是开采价值 1 美元的黄金、铂或铜所需电力的两倍。

从去年 9 月初以来,比特币的价值已经上涨了近 5 倍,到达 5 万美元左右。若是比特币的价钱稳固在这一水平上,必将对其能源足迹发生重大影响。若是它的币值像马斯克等人估量的一样继续走高,那么其碳足迹也会随之水涨船高。

不外新鲜的是,从理论上看,比特币币值的大幅上涨,应该会导致 " 矿工 " 的用电量同步倍增,但事实上,这个数字险些没有转变。

比特币 " 矿工 " 使用的 ASIC 矿时机大量天生一种名为 " 哈希 "(hash)的数字代码。每隔 10 分钟,就会有一批新的比特币被释放出来,而矿工的哈希值,就显示他挖到了若干 " 矿 "。

随着以往比特币价钱的飙升," 矿工 " 的规模也会随之显著增进。尤其是 2017 年,连上文提到的美国青年皮卡德也加入了挖矿雄师。而挖矿的能耗也和比特币币值的增进亲热相关,挖矿的收益也随比特币的币值起升沉伏。由于每 10 分钟释放的比特币数目是恒定的。

" 矿工 " 们对财富的追逐,使得在短短几个月里,每秒钟释放的哈希值就连续倍增,从而进一步推高了比特币的价值。凭证德弗里斯的盘算,从 2017 年年头到 11 月中旬,比特币的用电量跃升了近 10 倍,其价钱也从 2000 美元飙升至 2 万美元左右。

但从去年 9 月最先的新一轮挖币热潮中,比特币的耗电量并没有随其价钱的爆涨而爆涨,反而是基本持平的。现在,全球挖矿行业的用电量,险些与昔时比特币价钱在 10000 美元时持平,或者说与币值低于当前币值 80% 的时刻持平。皮卡德叹息道:" 这太神奇了,去年 10 月,比特币的哈希值到达了每秒 1.4 万亿亿哈希。而现在,这个数字只有 1.54 万亿亿哈希,只上涨了 10%,而价钱却上涨了 400%。"

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差异?首先是新的入局者和大型矿商都在拼命寻找新的盘算能力,但有一些瓶颈阻碍了它们。现在只有两家制造商可以为采矿业设计的 ASIC 矿机的芯片,划分是三星和台积电。而它们的供应链能力还远远没有到达比特币矿机制造商的需求。

现在最大的矿机制造商是中国的比特大陆。比特大陆示意,该公司在 2021 年三季度前的产物已经所有售罄。

虽然矿工的数目险些没变,但他们能够赚到的钱却飙升了。

在去年 10 月时,比特币挖矿业的总体年收入约莫为 36 亿美元,现在这块蛋糕已经增进到了 180 亿美元。由于芯片和专用电脑的欠缺,这些收益的增添部门险些所有流向了最早入局的 " 爷爷级 " 矿商。

皮卡德说:" 以一个拥有 10000 台‘矿机’或电脑的矿场为例,去年 10 月,它的收入也许是天天 3 万美元,只可以委屈维持收支平衡。现在,这个数字已经上升到 15 万美元,而它们的成本,包罗电费,照样一样的。" 先入局的矿商已经收割了大笔财富。

德弗里斯弥补道:" 虽然新矿机还没有生产出来,但现有的矿机正在产出更多的利润。"

固然,这种事态不会一直连续下去。若是比特币的价钱继续保持在今天的水平,甚至继续上涨——固然这要划上一个大大的问号,那么等到新的矿机生产出来,很快就会有竞争对手收购矿机,制作新矿,迅速扩大产能,以便在这场财富狂欢中分一杯羹。

德弗里斯指出:" 我在虚拟币的新闻网站上看到过无数这样的例子,人人都在融资造矿。" 他估量,每年的用电量至少会增添两倍,从 77 亿千瓦时增添到 230 亿千瓦时。这将相当于整个澳大利亚的用电量,或者是半个美国得克萨斯州的用电量。

中国是风向标?

中国的政策转向或将成为币圈生长的一个主要风向标。

最近,内蒙古自治区刚刚宣布,要在今年 4 月前关闭全区所有虚拟币营业,并阻止增添新的虚拟币营业。由于未能实现中央政府的排放目的,内蒙古自治区还遭到了指斥,这也是它对虚拟币实行禁令的一个主要缘故原由。

中国的目的是到 2030 年前到达二氧化碳排放峰值,到 2050 年实现碳中和 . 这意味着中国虽然是当前最大的比特币挖矿国,但中国的比特币挖矿业或许不会一直扩张下去。

其他国家也可能会效仿中国的做法,限制比特币挖矿业的生长,以实现其停止温室气体排放的目的。

" 在许多国家,比特币挖矿业可能会与天气目的发生冲突。" 德弗里斯说:" 他们可能会说,我们不想让它泛起在我们的‘后院’。" 他弥补道,随着一些国家退出挖矿产业,其他依然迎接挖矿业的国家,或将看到大量新矿涌入,同时另有大量现有矿商将被迫转移阵地。

" 矿商将向更少地方集中。" 这些地方很可能是那些在推动绿色能源上最滞后的国家,因此比特币采矿业可能会变得加倍依赖化石燃料。

随着各国相继最先拥抱绿色能源,马斯克等人所预见的美妙未来,或许并不会像他们所期待的那样到来。

泉源:财富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