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为投资】2018年VC/PE十大政策:一个蛮荒时代竣事了

  • A+
所属分类:实时资讯

2018年已逝,但VC/PE还在总结的路上。

这一年,创投圈出台了一系列政策。从讨论热烈的A股上市制度大改造,到令人缄默的资管新规;从一波三折的创投税新政,到阵容赫赫的自查风暴...这些“大招”一次又一次地洗礼了VC/PE行业,影响深远。

政策就是风向标,中国的投资人向来不敢忽视。在2019开年之际,我们梳理了2018年影响VC/PE行业的十大政策,回首已往一年中国创投行业的跌宕升沉。

独角兽&CDR偃旗息鼓,

没能迎来A股上市制度大改造

2018年伊始,A股上市制度改造呼声高涨,一度被VC/PE机构视为“救星”。

3月9日,证监会主席刘士余明确指出,“我们会缔造一些好的工具和响应的制度放置支持新经济企业,让企业选择合适方式回归A股。”百度李彦宏、网易丁磊等互联网大佬纷纷亮相,有时机愿意回归A股。

随后,证监会副主席阎庆民接着放出重磅新闻:中国存托凭证(CDR)将很快推出。CDR是解决两地的执法、两地羁系的有用措施,有利于已上市、外洋退市企业回A股上市。这是羁系层首次明确“独角兽”企业回归方式。

3月30日,国务院赞成并公布了证监会《关于开展创新企业境内刊行股票或存托凭证试点的若干意见》,正式拉开了A股上市制度改造的大幕。

此次A股上市改造,对境内独角兽开通IPO“绿色通道”,对境外巨头执行CDR制度,一时间,各大“独角兽”名单横飞,创投圈一派喜大普奔的气象。

然而,短短几个月后,这一切似乎都偃旗息鼓了。独角兽被成为了“毒角兽”,曾经被热切期待的CDR也逐渐被人遗忘在角落里。现在,2018年已经完全已往了,创投圈终究没能守候这场A股上市制度的历史大转变。

资管新规落地,“募资难”周全发作

2018年,100万亿大资管新规正式落地,VC/PE陷入一片缄默。

那时,一位华南PE大佬直言,由于私募基金在募资端与种种资管产物有着亲热关系,因此资管新规将对VC/PE机构发生深远影响。

首当其冲是“募资难”。至于资管新规若何影响VC/PE的募资,前海股权投资基金(有限合资)首席执行合资人、前海方舟资产治理有限公司董事长靳海涛曾作了周全地梳理:

1、资管新规前银行理财资金是通过资金池举行错配后投资进入了PE基金。资管新规后在不得开展资金池营业和限期匹配原则的约束下,该等模式受到重大影响,未来银行理财资金投资私募基金的规模将会严重萎缩。

2、资管新规前银行理财资金通过向投资人结构化配资方式间接成为了私募股权投资基金的主要资金泉源之一,新规后该等模式很难延续,该等资源供应量将响应大幅削减。

3、随着金融去杠杆的深入推进和地方政府债务的规范整理,政府指导基金的规模正回归常态,未来私募基金从有银行配资的政府指导基金募资存在较大不确定性。

4、资管新规对股票定增类结构配资和未上市项目并购退出通道也造成了重大影响。着实我们许多并购的项目,在并购历程中也会接纳类似于西欧的杠杆式收购,这部门资金许多来自银行的配资,但后续由于杠杆比例约束等缘故原由将受到重大影响。

5、资管新规对小我私人LP门槛显著提高了,这将直接削减小我私人及格投资者数目及投资规模。

现在一年已往了,大多数VC/PE仍然深陷在“募资难”的泥淖中,可见资管新规的杀伤力之大。

港交所改造生效,赴港上市潮来了

2018年,赴港上市潮阵容赫赫。

4月30日,港交所“25年来最大转变”——引入同股差异权机制及生物科技企业上市的新政正式生效。自此,港交所正式接受同股差异权企业来港上市,同时允许未盈利的生物科技企业上市,震撼内地创投圈。

随后,港交所吸引了小米、美团点评等“巨无霸”新经济企业上市,还上演了一场绝无仅有的一幕:7月12日,同时有8家公司在港交所上市,而这8家公司高管又要同时敲钟,敲开市钟的锣竟然不够用了。最后,港交所提供了一个折衷的设施:每两家共用一面锣,每家公司一小我私人敲。  

没有悬念,2018年港交所重夺全球生意所IPO集资额冠军,跨越纽交所、东京证券生意所和纳斯达克。

不外,鲜明的背后难掩尴尬。2018年是港股IPO回报最差的一年。数据显示,融资额不少于1亿美元的IPO公司,上市第一个月平均下跌6.2%,整年有70%赴港上市企业破发,留下了满地的遗憾。

创投税收虚惊一场,确保税负总体不增

2018年,税收风浪一度令整个创投行业无眠。

8月尾,一则关于“创投企业等同于个体工商户根据35%来征税”的听说引发创投圈巨震。所幸的是,厥后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聚会,确定落实新修订的小我私人所得税法的配套措施,决议完善政策确保创投基金税负总体不增。

3个月后,创投企业税收问题终于灰尘落定。据中国政府网报道,国务院总理李克强12月12日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聚会,决议实行所得税优惠促进创业投资生长,加大对创业创新支持力度。

新政策在今年已在天下对创投企业投向种子期、初创期科技型企业执行按投资额70%抵扣应纳税所得额的优惠政策基础上,从明年1月1日起最先执行。

对依法立案的创投企业,有两种方式可任选其一:1、按单一投资基金核算,其小我私人合资人从该基金取得的股权转让和股息盈利所得,按20%税率缴纳小我私人所得税;2、按创投企业年度所得整体核算,其小我私人合资人从企业所得,按5%—35%超额累进税率盘算小我私人所得税。

需要强调的是,上述政策实行限期暂定5年。使创投企业小我私人合资人税负有所下降、只减不增。

升级版“双创”出炉,创投行业的信心回来了

税收风浪之后,中国创投行业迎来了新里程碑。

9月26日,国务院公布关于推动创新创业高质量生长打造“双创”升级版的意见,罕有地宣布了一系列优惠政策:

包罗根据不溯及既往、确保总体税负不增的原则,抓紧完善进一步支持创业投资基金生长的税收政策;支持尚未盈利的创新型企业上市;推动完善公司法等执法律例和资源市场相关规则,允许科技企业执行“同股差异权”治理结构....这一系列措施,一扫数月来创投圈的阴霾。

此次新政意义特殊,堪称一注强心剂。

2018年上半年,创投契构举步维艰,“募、投、管、退”多个环节都遭遇了严重的挑战。面临行业的逆境,不少年轻的投资人纷纷萌生转行的念头。这份近10000字的《意见》,给疲劳已久的创投圈带来了一份希望和信心。

VC/PE自查风暴,掀开私募羁系一角

2018年,VC/PE迎来了心惊肉跳的一刻:私募基金大清查正式启动。

这一切始于9月20日晚间的一份文件。当日,部门私募基金治理人突然收到中国基金业协会下发的《关于限期提交自查讲述的通知》(中基协字〔2018〕277号),要求治理人开展自查事情,内容包罗四大方面15个要点,要求之细,历史罕有。

《通知》明确指明逾期不提交自查讲述的执法结果:若是你公司未能在2018年10月31日条件交自查讲述,协会将根据《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关于进一步增强私募基金行业自律治理的决议》,将你公司纳入异常谋划程序。

值得一提的是,此次由中基协操刀对存量治理人和存量基金营业举行规范性清查,在行业内尚属首次。新规震撼VC/PE圈,甚至有着名状师撰文:请记着今天,2018年9月20日。

事实上,自查只是VC/PE在2018年遭遇羁系的“冰山一角”。2018年,私募基金迎来史无前例的严肃羁系,不只注册难,立案也难,一时圈内土崩瓦解。

外界普遍以为,在阜兴系私募暴雷事宜之后,股权类私募机构的自查会成为主要监视工具。而这是给所有人敲响了警钟:以后私募基金行业自查有望常态化,不合规的私募基金治理人要一切退出历史舞台。

IPO被否重组上市距离期灰尘落定

2018年,IPO被否重组上市距离期履历了一波三折。

早在2月23日,证监会公布一则名为《关于IPO被否企业作为标的资产介入上市公司重组生意的相关问题与解答》的通告,明确示意对标的资产曾申报IPO被否决的重组项目将增强羁系,主要是企业在IPO被否决后至少应运行3年才可计划重组上市。

这个新闻在金融圈引发惊动。IPO被否后3年内不得借壳重组,相当于被否企业借壳的路子堵死了,等三年企业基本上都不会思量。因此,企业首次申报IPO会加倍郑重,甚至在发审会通过概率不高的情形下,会自动撤回申请。

那时,有PE投资人展望,随着IPO被否价值加大,正在排队的企业也许会掀起一波撤质料风潮。

所幸在8个月后,这一划定迎来了调整。

10月20日晚间,证监会官网刊发一篇《证监会新闻谈话人常德鹏就IPO被否企业作为标的资产介入上市公司重组生意相关政策回覆》,表为回应市场需求,统一与被否企业重新申报IPO的羁系尺度,支持优质企业介入上市公司并购重组,推动上市公司质量提升,“我会将IPO被否企业计划重组上市的距离期从3年缩短为6个月”。

至此,IPO被否重组上市距离期终于灰尘落定。有PE投资人示意,接下来会重点关注IPO刊行节奏。“从也许率来看,以后IPO刊行节奏有可能会放缓,而羁系层会激励人人通过并购重组上市公司实现借壳上市,这样可以加速垃圾股退市,整体提升上市公司质量。”

激励私募股权基金介入上市公司并购重组

“往往市场最幽暗的时刻,就是PE投资最好的时刻”。2018下半年,私募股权投资迎来了新情景。

10月19日,中国证监会党委书记、主席刘士余在接受新华社采访时明确指出,激励私募股权基金通过介入非果然刊行、协议转让、大宗生意等方式,购置已上市公司股票,介入上市公司并购重组。

随后,中基协就“私募股权投资基金介入上市公司并购重组”相关问题答记者问,再次重申了私募股权投资基金可以通过开立证券账户介入非果然刊行、协议转让、大宗生意等方式,购置已上市公司股票,介入上市公司并购重组。

激励私募股权基金介入上市公司并购重组,一时成为热议话题。

对此,有PE机构示意,现在接触到许多一级市场的项目,估值都在15~20倍,有些偏新兴行业的项目甚至更高。而二级市场许多项目,行业职位是细分行业龙头,估值也就在10多倍,由于其已经上市,也存在较好的退出渠道和流动性,因此,二级市场的企业无疑具有较好的投资价值。

作废险资开展股权投资的行业局限限制

2018年,VC/PE终于等来了一个令人欣喜的改变——作废险资开展股权投资的行业局限限制。

2018年10月26日,中国银保监会公布《保险资金投资股权治理设施(征求意见稿)》(下称《股权设施》),对此前的《保险资金投资股权暂行设施》举行修订,并最先果然征求意见。

备受关注的是,本次修订调整的主要内容是:作废保险资金开展股权投资的行业局限限制,通过“负面清单+正面指导”机制提升保险资金服务实体经济能力。另外,《股权设施》不再限制财政性股权投资和重大股权投资的行业局限,要求保险公司综合思量自身现实,自主审慎选择行业和企业类型,并增强股权投资能力和风险管控能力建设。

对于深陷“募资难”的VC/PE行业而言,这次修订意义重大。此前,曾有创投大佬直言“募资难”的缘故原由之一,就是原本应成为VC/PE基金主力军的保险资金进度仍对照缓慢。 

早在2010年9月,保监会下发《保险资金投资股权暂行设施》,允许险资投资未上市企业股权首度开闸后,险资正式最先作为LP介入私募股权基金投资。不外,由于投资行业的限制许多,大量险资并未被充实运用到股权投资行业。

现在,随着险资大门即将敞开,巨量资金将进场,困扰困扰VC/PE行业的“募资难”问题有望获得缓解。对此,清科研究中央示意,未来保险资金将成为私募股权投资行业主要的资金泉源。

科创板呼之欲出,VC/PE翘首以待

11月5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首届中国国际入口展览会开幕式揭晓主旨演讲时示意,将在上海证券生意所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支持上海国际金融中央和科技创新中央建设,不停完善资源市场基础制度。至此,守候了多年的科创板呼之欲出。

这一行动令VC/PE期待不已。梅花创投首创合资人吴世春示意:“IPO市场应该是有进有退的,那些僵尸企业、靠收房租存活的没价值的企业早就该退市。好的科创类公司应该在资源市场上活跃,让投资人发现更多有价值的企业。对VC/PE来讲是很大一波盈利,可以很好的解决创业项目上市‘堰塞湖’问题。”

只管现在详细方案尚未宣布,但各地已纷纷备战“科创板”。据报道,上海市科委已经推动科技企业、高新手艺企业加速股改;浙江省创投协会要求各会员单元在投资企业中推荐拟在科创板上市的企业;安徽省对上岸科创板的企业将给予“真金白银”的支持——对在科创板等境内外证券生意所首发上市民营企业,省级财政分阶段给予奖励200万元.....

各方都在翘首以待科创板“开闸”。对此,同创伟业首创合资人、董事长郑伟鹤展望,“回首一下历史,创业板在2009年下半年启动,第一批上了28家。我以为科创板明年年中能够推出来,有50家左右上市”。

结语

回首2018年,VC/PE行业的十大政策堪称是一部简史,见证了创投行业的蜕变之路。

而2019年,人人有新的期待。此前众多投资人纷纷杀青了一个共识:若是把创投圈比作成一个“池子”,那么只有政策稳固,在这池子的“鱼”,才知道若何找到自己的生计之道,这是一切的基本。

正如一位VC大佬感伤,“归根到底,咱们的政策首先要可预期,哪怕是最坏的政策也要让我们可预期,这样市场才会调整,这条路走不通我就走其他的路。”